客服热线:010-53388338
|
电话:400-669-7689

叮咚买菜app开发:叮咚买菜 不进则退:生鲜赛道竞争激烈

发布时间:2021-02-23 15:29 作者:世间万象 浏览:
 
叮咚买菜app开发叮咚买菜 不进则退:生鲜赛道竞争激烈
叮咚买菜正在成为继“拼多多”之后,备受瞩目的上海互联网企业。2月18日,根据媒体报道,生鲜电商平台叮咚买菜正考虑赴美IPO,寻求融资至少3亿美元,该企业目前尚无对外置评。
 
  这个消息传出之际正是叮咚买菜迅速扩张时期。从2020年年中开始,叮咚买菜走出大本营长三角区域,开始向华北和珠三角区域渗透,首先是北京、深圳等一线城市,而后是天津、石家庄、唐山等二三线城市。
 
  2020年1月,叮咚买菜在6个城市开设了超过500个前置仓,日均订单量50万。到2021年1月,根据公开数据统计,叮咚买菜已经在全国近30个城市开团,有近1000个前置仓,一年翻一倍,日订单超过80万,预计全年营收超过200亿元。
 
  据北京一家门店的店长说,叮咚买菜在北京的门店数量超过了100家,其目标是开到200家。根据燃财经走访得知,他们仍在大规模招聘,岗位是“配送员”。一家门店人员数量超过20人,人员搭配基本配置为“1位店长+1位水产专员+1位夜间接货员+3位配货员+十几位配送员”。配送员基本工资3000元,每单提成三四元,日均可跑七八十单,平均每月工资可达1万元。
 
  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,如果扩张迅速,一般而言就几个因素:第一,融资到位,有钱可以烧;第二,模式打磨得差不多了,可以支持快速复制扩张;第三就是资本方有要求,否则不扩张,下一轮融资就不进来。
 
  前述叮咚买菜店长来自上海,被调配至北京任职。他说,叮咚买菜已经在上海实现盈利,但区域盈利并不代表整个企业盈利。不过,叮咚买菜的确在上海跑通了模式。
 
  与上述快速扩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在2020年,根据工商信息,叮咚买菜并未披露任何一起新的融资信息。尽管公司的创始人梁昌霖对媒体宣称,公司账面上现金充足。
 
  生鲜电商不是一个新的生意,早在2005年,易果生鲜成立,2008年,沱沱工社成立。据商务部数据,在2013年,我国的农产品交易总额就超过4万亿,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,但由于冷链物流、末端配送等成本居高不下,在很长的时间里,生鲜电商无一盈利,一直被诟病。
 
  业内认为,叮咚买菜在上海实现了盈利,这是资本看好它的很重要原因。
 
  年前,社区团购爆火,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场,拼杀的主战场也是生鲜。被认为是“社区团购”领头羊的兴盛优选,也是在湖南等地已经做到小规模盈利。日前,兴盛优选宣布获得30亿美元融资,近一年时间,其累计融资达46亿美元。
 
  在叮咚买菜投资者名单中,其B+轮中的投资者今日资本也是“兴盛优选”的重要投资者,其创始人徐新一直笃信“得生鲜者得天下”,在2019年,她就认为,像“叮咚买菜”这种以前置仓为特点的生鲜到家电商的春天已经来临。
 
  不过,这两年,叮咚买菜的“前置仓+到家”模式并不被行业看好,发展也不是很顺利,根据燃财经获得的消息,美团旗下的买菜业务可能面临整合,但具体形式尚未确定。
 
  另外,叮咚买菜面前,对手众多。根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各类买菜APP多达上百个,包括拼多多、美团、京东、阿里等巨头,都有自己的产品。此外,2月19日,另一家生鲜电商平台每日优鲜,也传出消息,已启动上市计划。
 
  叮咚买菜要跑起来,扩张规模是必然,但它必须小心翼翼,既能让市场和资本看到模式的可复制性,又不能扩张过火,导致资金链断裂要警惕,沦为下一个休克的“呆萝卜”。在2019年9月,呆萝卜新开了300家门店,结果因投资没谈拢,陷入资金链断裂。
 
  叮咚买菜有什么不一样?
 
  生鲜行业刚需、高频、毛利高、中间商多、效率低下,这几乎是为以“流量和提升效率”为核心打法的互联网量身定制的赛道。但从2005年易果生鲜率先将水果类目线上化之后,不管是阿里巴巴、京东等巨头还是多点、每日优鲜、呆萝卜等创业公司,投入数百亿美元,均在扩张、亏损的泥淖中前行。
 
  到了2016以后,美味七七、本来便利、许仙、呆萝卜、妙生活等生鲜电商,纷纷曝出经营困局、融资不畅、资金断裂等问题。2020年10月,易果生鲜进入破产重组程序。
 
  “叮咚买菜“不是首先发明”前置仓+到家服务”的,它起步很晚,2017年5月,才开始正式做生鲜电商。“它不是模式的胜利,而是其他方面的胜利,比如资本、运营或者服务。”一位生鲜电商人士评价叮咚买菜上市的消息。
 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部分区域,不管是“前置仓+到家”模式还是“社区团购”模式或者“仓店一体”模式,均可实现小范围盈利,但一旦规模复制,大概率会面对亏损和资金链断裂。叮咚买菜能否跑出这个历史周期律,让上海的服务与运营标准化落地到其他区域,还有待观察。
 
  兴盛优选崛起于长沙,叮咚买菜在上海崛起,根据招商证券的调研报告,截至2019年12月,叮咚买菜在上海拥有254个前置仓,覆盖崇明以外上海全部区县。
 
  叮咚买菜一开始发展劲头就很猛。2018年7月,叮咚买菜成立一周年,日单量突破3万单,GMV达3600万+。2019年12月,叮咚买菜在全国已有550个前置仓,日单量突破50万单。
 
  就连盒马鲜生的侯毅不得不承认,叮咚买菜“让盒马感受到了威胁”,在2019年8月,上海、杭州等地叮咚买菜的线上日订单量超过了盒马的这部分业务。虽然他认为这种模式存在很大瓶颈,“前置仓模式未来是没有未来的”,主要问题是流量、毛利竞争能力以及每日耗损。
 
  但叮咚买菜似乎找到了破解上述问题的法门。“我们和美团买菜等提供的产品差不多,价格也已经压到了最低,消费者为什么还在我们这里,主要原因是服务。”这位店长说。
 
  一位北京地区的消费者告诉燃财经,使用叮咚买菜,速度快,菜品新鲜,价格还不贵,顾客体验非常好,相当于使用”淘宝“的价格享受了京东的服务。更多的消费者则被叮咚买菜的地推人员打动,“只有他们是上门来推销的,所以,我就试用了一下,没想到,很好用,现在每周都要用几次。”
 
  登陆“叮咚买菜”APP,在下单结算前,系统会提示,“需要免费的大蒜吗?”在上海,这句话,可能是“上叮咚,送小葱”,这在美团买菜和京东到家里找不到类似的话术。北京南三环一家叮咚买菜的店长对其配送员的要求是“27分钟送达”,总部要求是29分钟,美团买菜则是30分钟;配送员被扣钱的理由除了客户差评之外,早晨打卡迟到也会被扣钱,严格管理是服务的前提。
 
  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是安徽人,根据上海“看看新闻”的探访,在他的办公室,食材百科全书、养猪与种植方面的书最多,有趣的是,他特别推崇一本叫《有限与无限的游戏》,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“有时候你盯着自己是零售商,你跟供应商去竞争、博弈,叫有限思维;而跟他们一块去打怪升级,改造原来落后的产业,这叫无限思维。”
 
  所以,梁昌霖的眼睛没有落在前置仓的租金上,而是盯着整个产业链。根据媒体报道,截至2020年6月,叮咚买菜销售的80%生鲜食材为产地直采,分别来自山东、云南、宁夏等全国各地的超过350个直供基地和500家直供供应商。根据他的估算,叮咚买菜的毛利率为32%,来自3段低毛利率的总和:从产地采购获取6%的毛利率;从大仓的加工、生产、运输获取8%的毛利率;从前置仓获取18%的毛利率。
 
  数据一直是梁昌霖以及叮咚买菜店长最常提及的词汇。根据梁昌霖估算,在上海,公司前置仓数量超过200家,利用系统数据管理,配送员平均送货时间从40分钟,缩短到33分钟。
 
  就连叮咚买菜前置仓开设地点、面积以及SKU数量等,都通过数据精准地找到平衡点。比如,叮咚买菜服务的半径是周围3公里,一般服务3万人口即可开店。叮咚买菜将前置仓面积设置在300平米左右,前置仓SKU数量在 1700种,保持生鲜的高周转。
 
  如果上述生意模式仅仅局限在上海或者长三角地区,叮咚买菜将会成为一个非常具有话语权的地方企业。
关键字:叮咚,买菜,app,开发,不进则退,生鲜,赛道,竞争, 编辑:世间万象

关注万象

  • 电话:400-669-7689
  • 热线:010-53388338
  • 地址:北京市通州区万达广场A座818室
  • 官方微信平台

    客服沟通微信

    咨询热线:
    18911949429
    在线客服:
    客服一
    官方微信站:
    公司官网: https://www.bjsjwx.com